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昆仑奴在古代是一种怎样存在,在华非洲人不满

作者: 社会责任  发布:2019-11-03

近期,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不少“中国太热了,连非洲人都中暑了”之类的调侃。当我们对着微博微信上的图片轻轻一笑,在华黑人社群是怎么样心理感受?8月4日,环球时报英文版刊登题为“在华黑人社群不满对他们扛热能力的调侃”的文章,作者克劳丁。

问题:昆仑奴在古代是一种怎样存在?

图片 1

回答:

三伏天里的中国酷热难捱,就像过去每个夏天一样,高温成了老生常谈的新闻热点。不过,最近一些关于高温的评论却有些种族歧视的味道。

昆仑奴,一个经常出现在史书上的名字,大家都下意识的认为是黑奴。但事实上是这样吗?

图片 2

其实,“昆仑”一词在我国除了昆仑山以外,还有“黑”的意思,所以昆仑奴还代表东南亚的土著人,皮肤虽然黝黑,但还是黄种人的范畴,比中国人要黑很多。

7月13日,新浪微博上出现了一名上年纪的黑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中暑,在遮阳伞下休息的照片。↑

图片 3

图片 4

唐朝的时候,长安和洛阳绝对是世界的中心,当时有“昆仑奴,新罗婢”的说法,指的最上等的男奴和女奴,所以说到这里,某宇宙大国会不会很没面子。

几天后,中超河北华夏幸福队球员丁海峰也在微博晒出两张照片,照片中他的喀麦隆队友努比亚一脸震惊地掀起上衣:被衣服遮住的手臂和被暴晒过的手臂呈现出两种颜色,另一张则显示当天的温度为42.5摄氏度。丁海峰开玩笑说:我们肯定是雇了个假的非洲人。有人在这条微博下面留言:“这肯定是搓澡搓出来的!”

单说昆仑奴,各个体壮如牛,又脾气温顺,成为了豪门贵族争相购买的奴隶。

另外还有许多热帖比如“非洲留学生在宁波买午饭中暑”、“非洲小伙被热哭:重庆太热了!”都被中国网民当做段子被广泛流传,这些帖子好像都在暗示非洲人就应该顶得住酷热。

《旧唐书·南蛮传》记载:“在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昆仑’。

然而,很多在中国的非洲人都在微博和微信上表示了对此类言论的不满,他们认为这种评论一点也不好笑,而且反映了中国人对黑人的无知:肤色仅仅是基于一个人皮肤中黑色素的总量,而不是被这个人家乡的天气所决定。

目前考古发现的昆仑奴陶勇,多是赤裸上身,下身穿羊皮短裤,应该是当时的昆仑奴的普遍形象。

在天津读硕士的Njeri Kamau来自肯尼亚,因为就读的是对外汉语专业,所以她手上有很多中国人和非洲人的微信群。就是在这些微信群里,她第一次看到那张在天安门休息的非洲老人的照片,“当看到照片时,我觉得他很可怜,因为我能感受到那个老人有多难受。相比我的家乡来说,天津实在太热了”。

图片 5

但读到这张照片下面的评论时,Njeri Kamau说自己被惹怒了。“中国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非洲人的皮肤是黑色的,他们以为这是因为热的缘故,他们以为我们能挨得住高温。但这不是真的!每次我打车抱怨天气热时,司机都会说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呢!”

宋代《岭外代答》记载:“西南海上有昆仑层期国,连接大海岛,……海岛多野人,身如黑漆,拳发,诱以食而擒之,动以千万,卖为蕃奴。”

图片 6

当然,也有正经从非洲来的黑人,是真的黑人,被称为"僧祇奴",这些黑人比普通的昆仑奴更高大威武,所以能买得起的大多是非富即贵之人。

数据显示,在非洲,根据距离赤道的远近程度,不同国家的气温差别很大。然而,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非洲就是高温的同义词。


在北京做了4年教育顾问的Rhianna Aaron来自美国,她说这些关于黑人的笑话不用看就能猜得到。“我看不懂那些留言,但直觉告诉我它们肯定在说:为什么那个黑人会怕热?这可是在中国,不是非洲,非洲不是更热嘛!等看到翻译时,结果果然和我猜的一样。可是我并不觉得这很好笑。不过这样的玩笑没有让我特别不舒服,因为我知道中国人对黑人和黑人群体就是有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

关注明离子,看更多历史故事。

当“黑人中暑”的新闻像病菌一样在网络上迅速扩散后,许多中国专家站出来想要纠正人们对黑人耐热的误解。北京协和医院的医生朱华栋说,中暑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尤其容易在人们还没有适应高温的初夏。在7月20日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举办的防暑研讨会上,朱华栋表示目前没有准确的数据证明人体对抗高温的能力与种族有关。

回答:

中国人对白皮肤有有一种偏爱。在中国,肤色黑被看做是贫穷或者不太精致,因为黑皮肤总是跟没文化、种地联系在一起。尤其是中国女人更是深深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对白皮肤的追求催生了对美白产品的巨大需求。中国古话有云:一白遮百丑嘛。

古时所谓的昆仑是一个很大的范围,即跨中国南海和印度洋,东南亚到非洲东海岸的一片区域,其中的土著人都有肤色偏黑,卷发的特征,由于当时对地理和人类的认知不完全,可能认为这一片区域生活的一类人种,由此可见,昆仑奴不光是一类人种,而是不同偏黑肤色奴隶的统称

在中国最活跃的问答网站知乎上,就有许多主题如“中国人歧视黑人吗?”“为什么中国人歧视黑人?”每一个问题下面都有几十甚至几百条的回答。

回答:

许多回答承认确实有歧视黑人或深肤色人种的情况存在,不过也有一些回答怀疑中国人不喜欢任何非我族群,认为中国人连省份之间都普遍存在着歧视。

我国古代有昆仑奴,就是一种黑奴,就像现在的菲佣一样,属于驰名商标,特别是唐代,与“新罗婢”一样抢手。新罗婢是来自今日韩国的女奴,那昆仑奴呢?黑奴也有来自东非的,但东非黑奴叫僧祇奴,来自桑给巴尔奴隶市场,为数很少很少。昆仑奴不是非洲黑人,而是南海黑人,有专家认为是尼格利陀人。我不同意。

也有一些学者尝试追根溯源,探求中国人对黑人刻板观念的历史原因。

文献中记载昆仑奴的长相,普遍两点特征,一是黑,二是卷发,有的还是黄色卷发。这两点,尼格利陀人都具备,但他们是矮黑人,其最显著的特征一是特别矮,二是特别黑,文献只说昆仑奴黑,很少说其矮,可见昆仑奴并不是侏儒,而是正常身高。昆仑奴具备极强的劳动能力,擅长游泳和航海,深山老林中的近乎原始人的尼格利陀人绝不可能如此。

美国一个专门研究非裔美国人与其他黑人的在线百科网站blackpast.org上登出了一篇文章,解释认为中国人对黑人的刻板印象来源于公元七世纪出现在中国的非洲奴隶。文章指出在唐代,中非存在着商业关系:阿拉伯贸易商将非洲奴隶运送到中国。正是在这段时间,中国人对非洲的最初文化印象形成了。

我以为,符合黑、卷发或黄卷发、善水等特征的人是美拉尼西亚人,也就是存在于今日新几内亚岛、美拉尼西亚诸岛上的棕色人种。唐代以上,美拉尼西亚人在中南半岛沿海也有广泛分布,位于柬埔寨的扶南国就是美拉尼西亚人的黑人国家,由于地理位置好,扶南美拉尼西亚商人甚至在南海周边主导了发达的国际贸易,他们经商所用的大船昆仑舶给当时的中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隋唐时期,真腊征服了扶南,应该就是黄种人征服并“融合”了美拉尼西亚人,所以至今部分柬埔寨人、泰国人、老挝人虽是黄种人长相,但很黑很黑的,而纯美拉尼西亚人在中南半岛消失,只在偏远的新几内亚以及更偏远的美拉尼西亚诸岛还有分布。唐代及之前,就是扶南附近的美拉尼西亚穷人被掠夺和贩卖到中国,成为了十分畅销的昆仑奴。

文章还说,这些深肤色的人被称为“昆仑”,他们被描述成低等的、无知的、可怕的、危险的。相比数量更多的中国奴隶,有钱的中国人更喜欢这些异族的“昆仑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昆仑奴的印象从最初的强壮、神秘转变为恐怖可怕”。

当黑人群体的一些成员认为中国人对黑人的刻板印象已经固化的时候,还有一些人认为改变这种印象是可能的:每一名黑人都可以现身说法,用事实去改变人们的刻板印象。

Aaron说,我坚信只要我们每一个黑人都去影响身边的人。她最近正忙着制作一批印着“黑是美”的T恤衫,“我做这些T恤是为了发起一个小小的草根运动来对抗人们对黑人的无知,我想告诉大家黑也是一种美。黑不等于坏,我们不是毒品贩子,也不是犯罪分子,这些负面的古板印象不应该和黑皮肤挂钩。我希望让人们认识到黑是美丽,黑是积极,黑皮肤是好的。”

生活在上海的美国人Hu

John对这种观点表示赞同。他正在制作一系列黑人在中国的节目,“我没指望我们能一下子改变每个人的观念,我更愿意把努力放在那些对我们感兴趣而接近我们的人,例如鼓起勇气要给我们拍照的人。如果我们还能一起坐下来吃个饭,那他们就能得到一直想要问的问题的答案。”

Hu说他有许多中国朋友都不再像以前那样看待黑人了,“在我现在居住的地方,还有那些和我交谈过的中国朋友,他们对黑人的固有印象都发生了改变,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一个活着的例子:这个黑人是个好人。”

广东的一名中学教师Huang

Aiqiong说,自从交了黑人朋友之后,她对黑人的印象就变了。“以前我是从外国电影和电视剧里认识黑人的,在那些文化作品里黑人通常都和白人很不一样。白人一般都是重要角色,例如CEO什么的。白种女人通常都很漂亮,但黑人一般都活得很卑微,拿不到什么好的薪水。”

“和黑人做朋友之后,我才发现许多黑人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很体贴。我的这些黑人朋友们一点都不像电影里的那些角色:粗鲁,顽固”。

不过,许多生活在中国的黑人还是认为那些在微博发照片和留言的网民如果能换位思考,双方的紧张对立就会减弱不少。Aaron说,归根结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有人都知道中国人不喜欢因为自己无法控制的事而被取笑。所以,就像中国人讨厌别人拿他们的相貌开玩笑,黑人也一样。

责任编辑:曹瑞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社会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昆仑奴在古代是一种怎样存在,在华非洲人不满

关键词: